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大斌健身网

搜索

图文大播报

查看: 214|回复: 2

惦念父亲丨愿坠落在你慷慨的温情里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16 21:1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曾经有一个女孩,父母是残疾人,她从小就没有像别人一样的无忧无虑,体会过借别人吃穿被人冷眼的几年日子,经历着交不起学费逃学的时光,却一直深感比别人更幸福,因为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父母依旧倾其所有给了她完整的爱。
女孩是个善良知感恩的人,好不容易熬到了大学毕业,她终于不再伸手向父母要钱,发誓要努力工作,赚取更多钱回报父母。
是的,她很努力,刚参加工作每天加班到深夜,只为了每月多一些绩效工资,只为了能多一些工作经验与机会。很固定的一年回家两次陪伴父母,交与他们自己一年积攒的money,她以为自己做的尽善尽美。
但是她忘记了最长情的温暖是给予父母陪伴,是对他们健康与精神世界的关心。
很多次女孩都有没攒到钱不愿春节回家的想法,虽然她最后还是回去了,但那一次却是长久的回去,她辞职了,因为父亲被查出脑癌晚期,母亲一直高血压常头晕,她只能回去陪伴。
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:“希望能够在父母余下的岁月,陪伴左右,不再孤单,一直这么幸福下去。”
在父亲最后的岁月,他已经完全神志不清,失了记忆,而女孩依旧帮父亲剪指甲、洗脚、洗衣服、擦身、换药、穿衣服、喂饭,陪着他晒太阳说话,尽管父亲像个孩子一样,穿衣服弄疼他,他会揪着女孩头发,会常给女孩意想不到的巴掌,尽管父亲常常白天夜里乱吼叫,女孩始终悉心照料,她想看到生命的奇迹。
可是生命很多时候都是无能为力的,在一个阳光洒满她青春的夏天,父亲再也没有醒来,没有嘱托,甚至未来得及看一眼窗外。
女孩握着父亲还有余温的手,紧紧抓着,这是她一生最后一次牵父亲的手,心在滴血般疼痛,她后悔很多次假期都没回家探望,遗憾很少关注父母的健康。
后来,女孩留在了自己的家乡,找了份有意义的工作,她只想每天回家陪伴渐渐年老的母亲。
一个简短的真实故事,简单的文字叙述,话题似乎有些沉重,只愿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,在温情里能没有遗憾。
    这个女孩就是我自己,距离父亲去世已经快半年了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已经一个人哭过无数次,现在依旧在流着泪写着,我不能也不敢去接触任何与父亲有关的东西,无法释怀你走后的悲伤。
甚至觉得每条路上,或看到的每个与你年龄相仿的人,都有你的影子。我常常在每天回家的路上,莫名其妙的停下车,回头望着,有时候忍不住四处张望田间的劳作者,目光不断搜寻,内心多么希望能在这些劳作者中看到你的身影,可是我知道你真的不会出现在我的视野中,任凭我如何思念,如何期盼,如何悲伤。
你就这样安详的存在于我的记忆,我却疯了一样哭泣,蹲在厕所哭,晃在马路上哭,深夜躺在床上哭,与同事吃饭喝酒哭......
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真正醉了是一种怎样的身心放松状态,于是我在每次与同事吃饭时有酒必喝,但不管喝多少总是清醒着,我讨厌这样的清醒,我会心里始终放不下你。终于在一次午饭时,看到周围吃客都在逗乐我身后的一个小女孩,我回头看着忍不住流泪,疯一样的狂喝好几杯酒,对面同事笑我说我的酒量大,我轻轻笑着,后来那个女孩走向门口不停的叫着“爸爸,爸爸。”触景生情,我再也控制不住思念你的情绪,在饭后眼看着几个同事向前走了离我很远,自己一个人蹲在马路边放声嚎啕大哭,竟也不顾形象的哭瘫坐在地上。
“花儿,怎么了?”老张和老王远远的叫着我,才晃过神起身走向他们,从他们身旁走过,没有说一句话,径直走向办公区域那个楼梯坐下,再次任眼泪肆意流淌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你走后,总是想到你的身影便泪如泉涌,常常无端的陷入难以自拔的悲伤,除了难受还是难受,大概总觉得遗憾太多。
在你生命的最后岁月,你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,只是用无力的大手抓着我的胳膊,眼神不停地扫视周围一切,然后又回神望着我,想说什么却吐不出任何字,每次看到你无助的眼神,心都要碎了,碎了千千万万次。
能清晰的记起关于和你最近的两次长时间交流,就是去年的六月初和十一月二日了。
去年六月初时,我还在医院上班,每天做着重复的工作,那几日带上耳机,qq音乐里循环播放着李健唱的《当你老了》,突然情绪上来,就想回家陪伴父母几天,听他们唠唠嗑。于是果断的调了整个月的休息日,还请了三天假,买了当天晚上回乡的票。
回到家的前三天,我只有晚饭时才会看到父亲,多聊那么几句,白天天不亮父亲就出去做苦力了,眼看着没两天自己就要假期到了返回上海,想起竟心中满满的不舍,便在晚饭时央求着父亲在我离家之前别出去干活了,他毫不犹豫的答应,第四天我便和家人一起商量去灵宝市区逛逛,父母在村子里一年也去不了市里,虽然距离并不那么遥远。
与父母亲在步行街附近吃了一回很不错的大盘鸡,而后父亲你说一直想要一副石头墨镜,我们便一同搭车去发小开的精益眼镜店帮你配眼镜。
石头墨镜------一直都记得这是你最喜欢的墨镜一款,从我小时候记事起,你就有一副石头墨镜,但有一天我发现一个镜片有裂缝,你却依旧出门戴着,那时候我们家境不好,总以为你舍不得买第二副眼镜才一直留着用,很多年后,我依旧看到你保存的那副眼镜,才理解你说的对自己第一份得到的东西,是一种多么无限的挚爱。我还保存着自己小学时候第一次制作的菊花和牵牛花标本,至今也有十六七年了。
你是个心俊(方言为爱整洁、做事比较勤快)的人,每次都要把自己收拾的很得体才会出门,而眼镜总是必备,配完眼镜离开,跟嫂子还有妈商量一起去北区看看,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,你还不停感叹道灵宝竟也修的这么美,一直听别人说北区弄得跟花园一样,总也没时间逛逛,你说这是你第一次来看。
一年之后,当我再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,心里是愉快又遗憾的,我很庆幸去年坚持请假回家看望你与母亲,庆幸自己那一天坚持带着你与母亲一起出去逛,却也无意中帮你实现想去北区看看的心愿。
可是总有遗憾是无论谁在他以后的人生岁月中,做什么也弥补不了的,我很恨自己,确切说是后悔,这一生就独独只有这一次,是自己带着父母亲出去闲逛,独独只有这一次,这一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
常常认为自己才刚刚大学毕业没两年,没攒到什么钱,一年中除了过年也基本不回家,总想着多努力几年,攒了钱,带着父母到周边城市转转。现在想来却是多么荒诞的想法,什么才算是钱多,什么时候才能攒够钱,没有谁会给它一个定义,心中有想法即使困难,只要不那么难实现都该用心去做。
悔恨的泪水不停滴在父亲的相片上,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随时都可能爆炸或发狂。
是的,也许这就是命吧,很多人都这样去说。抽泣又能怎样,我还是必须回到现实中去,尽管回忆很难,忘却更不可能,但我就要那么一刻灵魂更能触碰到你。
返回上海半个月后,你常给我打电话说头疼的厉害,眼睛看任何东西都有些模糊,因为你一直在强调眼睛的不舒服,我便嘱咐你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清楚不要拖出病来,可当我第二天下班打电话再次询问你时,你依旧没去看诊总以为休息一晚上会好过些,结果看来好像更严重了,经不住我再三劝说,第二天你去医院拍片检查,完后打我电话说检查和药费太贵了,一下子就花掉八九百块钱,好像也没查出什么毛病。后来事实证明那时候的拍片上已经能看出癌细胞了,但医生水平直到现在我也不敢苟同。
你在电话里不停的自责花了很多冤枉钱,我不停的安慰你,钱没了我再打给你,可是电话的另一头,我早已泪如雨下,心疼父亲。
挂了电话,衣袖擦着眼泪,走在回家的街道上,忍不住自言自语的骂道:都他妈的什么破医生,明明很不舒服症状都那么明显,愣是说没啥大毛病,边走边骂,竟没注意到身边好些陌生人用怪异的眼神看我。
止不住的心疼,我电话告诉了大哥和二哥,往常跟父亲聊天,不管电话里父亲说到什么事情,自己就像个传话筒,挂了电话,就很习惯性的转达给大哥、二哥。
至于提到电话,我到现在该是唯一觉得内心能释然的事情,不知从何时起,就有了每天下班必给父亲呢打电话的习惯,从我毕业就一直维持着,每天下班就拨通父亲的电话闲聊,尤其在去年通话时间更长,基本最少每次半小时以上。
从没在意过每个月话费有多少,在我看来这很值得。能够常常知道父亲内心的想法或烦恼,帮他排忧,好像他就时时刻刻在自己身边一样,这也是自己这几年坚持最正确的一件事。
两个月后,再次听到父亲的声音,稍带沙哑,总是透着某种忧愁,我是很能体会这种感受,因为父亲近期的电话里提到的最多的就是自己不舒服,却又不清楚身体哪里出了问题,劝他去医院看过几次,父女连心,我和父亲的每次谈话,好像双方都能隐约感到身体并不像那么回事儿,总是不停的担忧中。
去年九月初,二哥陪着父母亲去了郑州做全面检查,报告出来,父亲看到了疑似肿瘤的字眼,就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诉说,你的声音有气无力,还有些颤抖,我与你一样,担忧的感觉心跳加速,差点哭出声来,你电话里对我重复了好几遍:“不可能我这么倒霉吧?”我也在心底默念,不会这么倒霉的,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父亲身上,不会的。
挂了电话我告知大哥,他与你一样惊恐,一遍遍重复着:父亲不会这么倒霉的,才刚刚61岁。我们心中都抱着误诊的念头,毕竟报告写的是疑似肿瘤,还不能确诊。
该来的还是来了,担心应验。2015年11月2日,在河南省人民医院确诊父亲为恶性脑肿瘤晚期,这个消息是之后我回到上海才知道,大哥在那天得知结果也是悲痛欲绝,看到父亲那时候依旧还算精神,不愿伤了父亲,也瞒着我们买了当天晚上飞抵上海的机票,那也是父亲此生第一次坐飞机,我至今留着那张机票。
11月2日,这也是我记忆中父亲最后一次精神饱满的出现在我面前,那天大哥挂号去找专家看片子结果,我陪着父亲绕医院走了很久,找到一家面馆要了两份汤面,吃完回医院路上,父亲还两元钱买了老式的刀片刮胡子剃须刀,他总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,生怕下巴的长胡子遮住了他俊朗的面容,回到医院里面,父亲闲不住还又一个人跑出去买了好些苹果,自己一口气吃了三四个。
往后的日子里,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11月2日里父亲与我的每个画面,那个画面里父亲很精神,脸上还带着一丝显得害羞的笑意。我相信上帝,在我往后的生命里,总是让我的记忆定格在父亲有微笑的那一日,是想我每次忆起他都能感觉到温暖,不至于那么痛苦吧。
2015年11月2日-----2015年12月17日,在这一个半月里,父亲你一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除了难以忍受疼痛的放疗,很少下床,听大哥说,只有一次出去晒了太阳。
你每次放疗都因疼痛厉害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,12月初的那次化疗是我一个人陪着你做的,看着你双手与双脚被反绑着趴在治疗仪器上面做罩光,而你依旧痛的难忍,我再也控制不住心疼的泪水,一次次流。
等你从治疗室被推出来的时候,我不顾周围医生护士的异样又平淡的目光,抱着你亲吻你的额头,没有任何语言能诠释我此刻的心疼。
之后在上海的这段日子,我常常一下班就飞奔医院陪你,上班的地方离你住的医院比较远,常常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。白天上班大哥和大嫂陪你,晚上和周末我陪着你,因为放疗的副作用,你总是不吃饭,这让我很无奈,医院的饭菜在我看来也很一般,虽是荤素搭配,却总看着那么没胃口。我专门在外面买了你平时最爱吃的面条,可是你每次都只吃一口就摇头厌弃,瘦的好像透明人似得能看到骨架,头发也拖的厉害,医生说你的白细胞数量急剧下降,必须补充营养。
脱发严重,不得不剃光你一直爱护的头发,我为你买了一顶帽子,一百五十块钱,现在我都留着,帽子上有你的味道,每次想起你时,我都会拿出来看看它,仿佛你就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。
因为你一直躺在床上,也经常咳嗽不止,放疗的副作用一直都在,又不幸患上坠积性肺炎,我跟大哥一直急的心都要跳出来。
离开上海的前几天,我晚上过去医院陪你,大哥把我叫出病房,转达了医生最终建议,让你回家休养,癌细胞扩散太厉害,时日不多,也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了。大哥说的时候,我们都哭了,坐在医院楼道的长椅上,沉默的哭了好久,命运,你为何如此不公。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听大哥讲完所有这一切。
大哥回病房看看父亲离开了,漆黑的夜,我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哭了半个多小时,抑制不住悲伤,打电话给闺蜜莹儿诉说,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情感。
我不清楚那一晚是如何熬过来的,好像也一直醒着,借着窗外微亮的月光,第一次那么认真的端详父亲熟睡的面容,心里阵阵酸楚,那么漫长的一个夜晚,就这么一直望着父亲。
没有然后,父亲出院半个月我辞职回家照看,回来的第二天推着父亲在门前晒太阳,可总看着父亲那么没精打采,意外就在这天晚上毫无征兆的来临。晚饭父亲才吃了几口就吐出来了,再也吃不下,然后昏睡几个小时吐了很多绿色的东西,大哥说是胆汁,没过一小时,父亲再次吐血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,以前电影电视里的桥段在我的面前上演,我很害怕甚至恐惧的不敢看父亲,一夜未眠,与母亲、大哥在身旁守候。
直到早晨五六点,父亲依旧是昏睡状态面颊发烫,怎么喊他摇动他都不睁眼也不回应,那一天我真的以为就要与父亲再见,家里来了好多人都说不行了,大哥坚持抬你去医院,不管怎么样,结果是好是坏,都要尽一切努力挽救,整整一天一夜,父亲终于醒了,遗憾的是大脑意识不清醒,一直持续到他去世。
你不认得任何人,只听见你在睡梦里叫过大伯与琴姑的名字,大概人们在大病来临之后,总是顾念亲情,眷恋这种家人温暖吧。
以后的半年多里,一直是我和母亲陪伴在身旁,天天帮父亲晒被子褥子,天天擦身,天天洗衣服喂饭,帮你剪指甲给你讲笑话,虽然我知道你也不一定听得懂,空了推着你出去晒晒太阳,那是一段很累却又极其安详的岁月,我会一直记得。
我这一生都不会再有这般与你温情的日子。
陪伴你这段时光,很多次夜晚,你都被蛇困扰,你总是睁着眼睛,嘴里不停念叨着你看到了蛇,害怕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惊恐万分,有多少次我就这样在你惊恐中抱着你,你常常梦到蛇出现就猛然坐起,吓我无数次。
我上网查了很多关于梦见蛇的寓意,但大都是不好的,是凶兆,我害怕极了,我不迷信,但就是害怕你哪天会突然离开。
你好像已经不知道还有黑夜,因为你也大脑不清醒很久了,总是白天黑夜的不睡觉,晚上不停叫嚷,我和母亲也无法安睡,多少个日夜就这样陪着你闹。
我睡在你的对面,你总是晚上突然惊醒,然后将我放在枕边的衣物一件件丢到地上,我开灯问你怎么了,你突然好像能听懂我话似得,冲我笑笑说:蛇!有蛇!
最难的就是每天帮你换尿布穿衣服,喂你吃饭,帮你下床抬上轮椅,每次完成这几个看起来简单的连贯事情,至少需要三个小时以上,然后晚上再帮你脱衣抬上床,床很高,抬下床容易抬上难,虽然你病了,可在家这段日子却也有一百四五十斤,母亲腿残疾抬你使不上劲,我这样一个瘦弱女孩,就这样每天帮你抬上抬下,每次都能安全的做好一切,我很多时候都会佩服自己会有无穷大的力量,可又说不清楚为什么。
帮你穿衣服时候,一不小心弄疼你了,你就卯足了劲儿撕扯我的头发,经常用手掐我,用脚蹬我,有时候稍不注意,还莫名其妙的挨你多次耳光,我已记不清楚多少次就这样在你孩子气中度过。
但我并不怪你,除了因为你是我亲爱的父亲,反而觉得你有力气打我是好事儿,在我看来是另一种精气神,我还是会帮你穿衣服、擦身、洗脚、剪指甲、喂饭,陪你晒太阳陪你说话,就像小时候你待我那般柔和。
可老天总是不那么眷顾你,2016年6月,你身上开始长疮,然后每天换两次药也止不住皮肤不断溃烂,我去找了位老军医开药,好像也不那么管用,溃烂的皮肤让你白天黑夜的呻吟,我知道你疼,看到你痛苦地呻吟,真恨不能替你承担所有的苦楚。
夏日里,你身上的皮肤因为溃烂成片,身后已经烂出一个大洞,又夹杂着浓浓的药味,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极其难闻的味道,可是我们每天又必须呆在一起,有那么一刹那想过逃离,再也不愿你受苦,也不想看到你痛苦的样子。
终究不是我逃离,而是你悄无声息的离开,没有嘱托,甚至未来得及看一眼窗外。
你走的那一天早上,我并没有哭,你终于离开了人世间一切疾苦,愿天堂不再有磨难。
握着你还有余温的手,紧紧抓着,这是我一生最后一次牵你的手,心在滴血般疼痛。
你离开虽仅有两个多月,我始终不能释怀,亲爱的父亲,是否能听到我常常呼唤,好想你,心都哭疼了,酒精也解救不了。
我再也不想长大,我怕有一天我们梦里相见的时候,你都认不得我的样子。而我现在,也是特别害怕过节日的人,不管什么节日,因为节日就意味着团圆,而我再也感受不到你慷慨的温暖。
一年一度的重阳节来临之时,那是独属于中国人的感恩节,我却永远失去了感恩你的机会。还有好多愿望想继续替你完成,有说不完的话对你讲,不管你是否能感受的到。
让我就这样坠入你往日的温情里吧,我只想做个简单的有父爱的小女孩。有烦恼了可以跟你讲,出远门回来有你在车站等候,受委屈了有你抱着安慰,受伤了有你在身旁守候,每次节日前都能听到你电话里的殷殷期盼。
每到节日回家,你都像小孩子一样,与母亲忙乱的翻看着我的行李箱,满眼期待着行李箱中有我带回的礼物,送你的惊喜,那一脸满足,好像我是个大人。
你走的匆忙,但也早在家人的预料之中,因为你患的是恶性脑肿瘤晚期,遇到癌症碰到恶性,好像生命早已被打上了会死亡的符咒,只是时间长短而已,而你已经病了很久,会离开虽然难过不舍,却是意料之中。
你离开我们的时间不长,一直都想提笔写点关于你的东西,但思欲太重,每次一提笔就眼泪如洪流,与你的点滴故事太多了,想起便止不住哭泣,看到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有你的影子。
见你,总归是今生不可能,可又好像感觉冥冥之中有你的守护。
国庆前的一个晚上,有事自己骑车去灵宝,回来路上已经很注意安全,却还是被前方突如其来的一辆车刹车不住,撞上了我的车,我与车分离,被撞到甩出路面很远,漆黑的夜,我一个人躺在地上,全身发麻疼痛站不起来,那一刻觉得世界都是昏暗的,我捂着疼痛难忍的肚子,一手撑地艰难爬起来,疼痛难忍我抱着双膝坐下,看到周围的每个人都会想起父亲,若他还在,一定会心疼的送我去医院或者抱着我,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,流着眼泪我又艰难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,扶起倒地的车,径直骑车回家,从此,我只能自己努力好好活着,坚强的活着!
疼痛会过去,我也会长大,亲爱的父亲我很想你,虽然自己现在仍走不出这种悲伤,也不能坦然面对,但悲伤总会过去,我会在余下的岁月里,用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,不让你在生命的另一端操心放不下。

去年写的日志,因为父亲节要到了,如今再看,依然痛哭流涕!
爸,我想你,愿天堂没有疾病!
我现在很好,经营一家淘店“贾氏贡醋”,店虽小,现在才起步,但是我已经学会独立了!,唯一遗憾,就是这辈子等不到你参加我的婚礼!







发表于 2017-6-17 17:4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不能等待,做一个父亲真的苦,祝愿天下父亲健康幸福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18 17:4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ivanhe 发表于 2017-6-17 17:47
爱不能等待,做一个父亲真的苦,祝愿天下父亲健康幸福

因为爱的深沉,思念总是如影随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